<fieldset id='clwu'></fieldset>

  • <tr id='clwu'><strong id='clwu'></strong><small id='clwu'></small><button id='clwu'></button><li id='clwu'><noscript id='clwu'><big id='clwu'></big><dt id='clwu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clwu'><table id='clwu'><blockquote id='clwu'><tbody id='clwu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clwu'></u><kbd id='clwu'><kbd id='clwu'></kbd></kbd>
    <acronym id='clwu'><em id='clwu'></em><td id='clwu'><div id='clwu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clwu'><big id='clwu'><big id='clwu'></big><legend id='clwu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<span id='clwu'></span>

        <code id='clwu'><strong id='clwu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<i id='clwu'><div id='clwu'><ins id='clwu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<i id='clwu'></i>
          <dl id='clwu'></dl>

        1. <ins id='clwu'></ins>

          1. 乞丐公子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8

            1.公子變乞丐

            古時,城中有位王員外,傢財萬貫,妻子美若天仙。唯一不足的是,兒子頑劣不堪,十五歲的年齡,別人傢的公子都該考上秀才瞭,他卻癡迷唱戲,流連青樓,還時常打架鬥毆,惹是生非。人們都議論,這王員外為人謙和善良,是全城有名的善人,這兒子是隨誰呢?

            這天,老管傢急匆匆地沖進府裡,壓低聲音說:老爺,不好瞭,公子闖禍瞭!跟在老管傢身後的王公子臉上化著戲妝,驚慌失措地喊道:爹,救我啊!

            王員外看看兒子,惱怒地說:又怎麼瞭?

            老管傢接過話頭說:老爺,公子在醉紅樓跟一個外地人爭姑娘,把人傢給打瞭。

            王員外嘆瞭口氣說:拿些銀子,賠給人傢吧。

            不料,老管傢搖搖頭說:我去把公子拉回來的途中,那個外地人從僻靜處跳出來,要報復公子,公子一腳踹過去,那人摔倒在地,頭剛好磕在石頭上,血流滿面,當場就沒氣瞭!

            王員外驚得跳瞭起來:出人命瞭?這、這如何是好?

            公子哭著哀求道:爹,爹你得救我!

            王員外氣得一巴掌打在他臉上:人命關天!就是我願意傾傢蕩產,也未必能救得瞭你!

            老管傢想瞭想說:老爺,我倒有個主意,您記得您出錢開設的粥棚嗎?

            說起來,這王員外傢本在鄰縣,十幾年前因傢裡遭瞭火災,燒死瞭好幾個人,原配妻子也慘遭不幸,火災混亂中又丟瞭年幼的兒子,這才舉傢搬到本縣,離開那個傷心地。現在的妻子是續弦,兒子也是後來生的。因為有過這樣慘痛的經歷,王員外新建府邸時請瞭個風水先生勘察,府內打瞭兩口井,而且廣結善緣,在城裡開設粥棚,為流浪的乞丐提供飯食。上百個乞丐長期聚在那裡,連外縣的乞丐都聞風而來。

            此時老管傢提到粥棚,王員外不禁有些疑惑地看著他,老管傢小聲說:那裡有很多年輕人,我看也有和公子長得像的,是不是可以這樣……”

            王員外聽瞭,猶豫道:行嗎?

            老管傢說:公子喜歡唱戲,平時進出臉上都帶著妝,而且公子白天喜歡睡懶覺,晚上青樓裡燈光暗淡,我看也沒多少人特別清楚公子的容貌。隻要有個五分像,換上衣服就足以蒙混過關瞭。

            王員外點點頭,沉吟道:不過這是有可能送命的,會有人肯嗎?

            老管傢說:乞丐的命不值錢,我許諾隻要那人肯冒充,萬一不用償命,我們出錢擺平瞭,他就可以留在府裡當差,做公子的侍從;萬一送命瞭,就給他風光大葬,還給他親人一大筆錢,肯定有人幹。

            公子一聽有活路,趕緊也哀求王員外,王員外無奈地點點頭,再問老管傢:那這個孽障怎麼辦?藏在哪裡呢?

            老管傢低聲說道:這就得委屈公子瞭,既然是李代桃僵,公子就得去假扮那個乞丐。公子扮成那個乞丐後,先混在乞丐群裡看幾天風聲,萬一事鬧大瞭,就混出城去,反正不會有人註意一個乞丐的動向。不管怎麼說,先保住命,以後在外地慢慢發展。不行還可以回老傢,那片宅子還沒燒光呢……”

            王員外看瞭老管傢一眼,老管傢趕緊住嘴瞭。王員外想瞭半天沒有更好的辦法,隻好點點頭,讓老管傢去辦瞭。

            粥棚裡乞丐眾多,老管傢很快就找到瞭一個年輕人,十六七歲的樣子,身高體形和王公子都差不多,面目也有幾分相像。老管傢讓人給乞丐化上戲妝,別說,跟王公子確實很像。然後老管傢又安排人去打探消息,準備打點官府等事宜。

            此時,最難受的其實是王公子,他雖然性命無憂瞭,但無奈之下隻能裝作乞丐,跑到粥棚附近的破廟去住。他洗去臉上的戲妝,塗上些灰塵,也確實像個乞丐。不過乞丐的日子比他想的要痛苦多瞭。那乞丐脫下來的破衣服一股餿味,又臟又臭,還有虱子爬來爬去的。他細皮嫩肉的,哪裡受得瞭這個,不停地抓撓,睡不著覺。乞丐們都笑話他,一個老乞丐告訴他:慢慢地你就習慣瞭,剛當乞丐都這樣。

            還有那粥,平時王公子從來沒去過傢裡開的粥棚,現在不得不隨著乞丐們一起去粥棚吃粥。乞丐們有的用碗,有的用罐,領瞭粥後都狼吞虎咽地吃起來。王公子拿著那乞丐的破碗也要瞭一碗,結果一看,那粥裡的沙子明顯沒淘幹凈,而且還有股黴味。王公子大怒:發黴的米怎麼吃?舍粥的眼睛一瞪說:要飯吃還嫌餿?告訴你,要不是王員外這些年出錢開粥棚,原來官府的粥棚裡連發黴的米也沒有!

            老乞丐拉過王公子說:知足吧,靠官府的粥棚,一個月就得餓死。粥棚沒有用好米的,都吃飽喝足瞭,誰都當乞丐瞭,哪還有人幹活?

            這時,有個乞丐盯著王公子看瞭半天,說:唉,你們看,這小子長得有點像王員外傢的那個公子啊。舍粥的嘲諷道:長得像有個屁用,人傢是公子命,他是乞丐命!

            王公子聽完,嚇瞭個半死,罵那個多嘴的乞丐:你別胡說八道!你才像王傢公子!